中国文化新闻播报全国总会、中国文化产业播报、中国文化产业播报网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出版发行 >

亚马逊挑衅出版业,不仅开书店,还要推出“权威的图书榜单”

来源:好奇心日报   作者:不详   点击量:   更新时间:2017-05-28

        每当被问到公司对图书行业的统治的时候,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经常会用一种挑衅的语气来应对。

    他在 2013 年的一次采访中说,“图书销售面对的不是亚马逊,它面对的是这一行业的未来。”

    但当贝佐斯四年前说出这段话的时候,即使是像他这样有远见的人,都想不到这个未来会看起来如此复古。

    在导致众多实体书店消亡之后,亚马逊转了个令人震惊的大弯:计划在全美开设一系列书店。

    如今,亚马逊正把它实验性质的、由数据驱动的方法运用到出版业的心脏——曼哈顿中区的实体零售店上。本周四,亚马逊将在哥伦布圆形广场(Columbus Circle)的时代华纳中心开出第七家书店。 这个近 400 平米的书店位于现已经关闭的博德斯(Borders ,曾经美国第二大书商,已倒闭,译注)书店附近,距离企鹅兰登书屋(Penguin Random House)仅有几个街区,到 Simon & Schuster and Hachette 出版社只有步行距离。今年夏天,亚马逊还计划在 34 街上开出另一家书店。

    在一个自认是文学麦加的城市里,亚马逊书店毫不意外地引发了各种反应。

     “我很开心看到一家人们可以看见和邂逅实体书的新店,但我更希望这家店是我们的。如果我有足够的资金,我会在贝佐斯的书店旁边也开一家书店。”上西区独立书店 Book Culture 的老板克里斯·德布林(Chris Doeblin)说道。

    亚马逊今年还计划再开六家书店,包括华盛顿州贝尔维尤、新泽西州帕拉默斯和加州圣何塞的折扣店。

这家公司在实体店铺方面的发力,似乎和它以线上零售起家的出身不符。但这符合亚马逊在出版行业几乎每个角落的扩张战略。自从二十多年前成立以来,亚马逊已经成为了最重要的图书零售商,并且打造出了自己的生态。

    根据 Codex Group 的行业分析,亚马逊占据了美国图书销售的几乎半壁江山,既包括实体书也包括电子书。在 2007 年发布 Kindle 之后,亚马逊带来了电子书和自助出版的爆发。它收购了有声书、有声书出版商和零售商,以及书评网站 Goodreads。亚马逊还创立了一家出版公司,现在下辖九个出版品牌。

    上周,公司推出了亚马逊排行榜,这个榜单不仅列出了每周最畅销的电子书和实体书,还包括了那些读者们花时间最多的作品。利用从 Kindle 读者和有声书听众的那里搜集到的数据,阅读最久榜单集合了最受读者们欢迎的电子出版物。这是亚马逊早就开始搜集、但一直没有大规模公开使用的数据。

    “这是我们第一次和读者们分享这个信息。”负责亚马逊排行榜的苏珊·斯托克曼(Susan Stockman)说道。

    通过这些榜单,亚马逊企图重新定义畅销书,把这一概念延伸到了电子书借阅服务借出的书以及在线播放的有声书上。带来的结果就是,这些榜单会给那些通常不会出现在其他畅销书榜单(如《纽约时报》或者《华尔街日报》的畅销书榜单)上的作品更多的曝光机会 。第一周亚马逊最畅销小说榜的二十本书中,有五本书来自亚马逊出版社。

    “这是他们(亚马逊)的反击和宣言:我们的榜单才是权威的。”Codex Group 主席彼得·希尔迪克-史密斯(Peter Hildick-Smith)说道。

    亚马逊所有的收购和新功能都有累积效应,让公司能从自己海量的顾客基础及搜集的信息中发现什么东西受欢迎,然后再把这一发现反馈给顾客,打造出利润丰厚的循环。渐渐地,这个每周畅销排行可能会被展示在亚马逊书店中,也可能被发布到 Goodreads 上。在亚马逊的语音助理 Alexa 上已经可以查询到这个排行榜了,当被问到的时候,Alexa 就会说出畅销榜的排名。

    “亚马逊发明了一种新的模式,如今他们还在劫持畅销榜这个主意来印证自己的模式。这绝对是他们的商业模式对整个图书生态系统的一次入侵。”图书行业咨询公司 Idea Logical Company 的主席麦克·夏茨钦(Mike Shatzkin)说道。

    一系列新的排行榜已经导致了这样的猜测:亚马逊可能会逐渐挑战到更具权威的榜单,比如《纽约时报》畅销书榜单。亚马逊副总戴维·纳加尔(David Naggar)在没有提到具体竞争榜单的情况下说:“现在很多每周排行榜的做法就好像是在当图书馆馆长,他们重新排列、增加或者删减图书。”他说,亚马逊的新排行榜是“不加过滤,没有编辑的”。

    《纽约时报》发言人丹妮尔·罗兹·哈(Danielle Rhoades Ha)说,读者们“重视《纽约时报》畅销榜所表现出的活力和独立性”。

     “和独立零售商的排行榜不同,我们的畅销榜是基于对图书销售的细致分析后做出的,这些包含了每周销量的特定、保密销售信息由遍及全国的零售商提供。我们在排定畅销榜时一直坚持了这些标准,就是为了给读者们提供有关哪段时间里哪些书销售最高的最准确分析,”她说。

    众包和数据挖掘技术也被亚马逊用到了自己的书店中,用于展示线上顾客喜欢的图书。这些书店有传统的分类,比如小说、非虚构和旅行,但最显眼的书架上摆着从亚马逊顾客数据中抓取的图书种类。

     “我们把这个称为亚马逊网站的物理延伸,我们(在书店里)集合了顾客所读图书、读书方式和读书原因的数据。”在周二一场对曼哈顿书店的介绍中,亚马逊图书的副总裁詹妮弗·卡斯特(Jennifer Cast)说道。

    除了哥伦布圆形广场上的书店,亚马逊计划今年夏天在 34 街上再开一家书店。图片版权:Alex Wroblewski/《纽约时报》
步入书店时,顾客首先看见的是一张标注着“评价最高”的大展台,其上摆着平均分 4.8 或者更高(满分 5 分)的作品,其中有特雷弗·诺亚的《天生罪人》(Born a Crime by Trevor Noah)和菲尔·奈特的《鞋狗》( Shoe Dog by Phil Knight)等畅销书。

    另一个标有“手不释卷”的展示架上,放着人们在 Kindle 上用不到三天就看完的作品。上面有几本惊悚小说,但也有一些严肃的非虚构作品,比如 J.D. 万斯(J.D.Vance)的《乡巴佬的挽歌》(Hillbilly Elegy)和保罗·卡拉尼什(Paul Kalanithi)的《当呼吸化为空气》(When Breath Becomes Air)。


    还有一个书架展示着亚马逊网站上被标注“最想看”的书,里面有蒂姆·费里斯(Tim Ferriss)的《泰坦的工具》(Tools of Titans)。书店后面的一个区域展示着积累了 10000 多条读者评价的作品。

    所有的图书都没有标价。“亚马逊的定价是动态的,”卡斯特说。顾客们必须用手机上的亚马逊应用来扫描图书,或者利用书店的电子柜台购买。

    所有的书都封面朝外放置。每本书下都有读者的评分、评价数量和一条精选的读者评价。展示方法模拟了亚马逊网站上的方式,也可能吸引顾客购买不熟悉的作品。

    “书店的目的是让顾客去发现。如果你已经知道想要什么了,就会直接上网去买,”卡斯特说道。

 

分享到:
 
更多精彩热图
监督电话:010-84939199 投稿专用邮箱:1832202989@qq.com| 技术支持:京成慧通
Copyright 2016-2017 中国文化产业新闻媒体联合会 版权所有 总部: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内大街091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京ICP备16009839号-3 京公安网备:11010602130029号 访问量:238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