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产业新闻媒体联合会唯一官网/全球第一中文门户/合作热线:400-160-8611转02/04.

国家出版基金十年给出版业带来了什么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作者:不祥   点击量:   更新时间:2018-02-22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在出版工作中,文化自信也是由出版大国向出版强国迈进的关键,更是出版实现其强国价值的关键。
 
  为推进中华民族复兴伟业,10年前,国务院批准设立了国家出版基金。《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从国家出版基金规划管理办公室了解到,截至目前,国家出版基金共遴选资助了3300多个优秀出版项目,资助对象覆盖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580多家出版单位。已有2300多个项目推出成果,有近500项成果获得中国出版政府奖等国家级奖项。国家出版基金日益成为出版界增强文化自信,实现文化强国的重要力量。
 
  近日,记者走访了一些出版人和出版单位,对国家出版基金助力出版行业的现状进行了调查采访。
 
  国家工程接连竣工
 
  通过走访,记者深切地感受到,10年来,正是在国家出版基金的大力资助下,一批规模大、投入多、周期长、难度高,单靠出版社的力量难以完成的国家级文化工程,一个接着一个推出了重要成果。
 
  人民出版社社长黄书元认为,设立国家出版基金给整个出版行业带来了福音,让出版社领导层在做决策时有了足够的底气,过去想做不敢做、不能做的大项目现在可以考虑启动了,而一些已经启动但因资金困难进展缓慢的大项目,在国家出版基金的资助下,也很快就见到成果。
 
  “国家出版基金从设立到现在,对人民出版社的许多大项目起到了实实在在的作用。”黄书元坦言,以浮躁的心态做出版很难产生传世之作,只有心无旁骛才能打造出版精品。“而国家出版基金恰恰能够帮助编辑摆脱市场的压力,专心做出版。”黄书元列举了人民出版社近期刚结项的出版基金项目《李达全集》,李达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也是人民出版社的先驱者,他的论著是理论界一笔珍贵的精神财富。在国家出版基金的资助下,规模达900多万字、20卷的《李达全集》很快出版问世。
 
  浙江大学几年前曾经举办过一次高水准的宋画国际学术研讨会。宋画研究在艺术史学界向来是重头戏,但除了公开展览,研究者很难看到原作。而浙江大学敢于举办如此高规格的会议,底气就来自一套重量超过100公斤的书。“没有这套书,很难实现这个(举办学术会议)想法。”宋画研究学者、浙江大学艺术与考古研究中心主任缪哲教授口中的这套书,就是浙江大学出版社的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国家级文化工程《中国历代绘画大系》之《宋画全集》。这套书填补了中国宋画整理汇编历史空白,还让许多散失在外的宋画,借《宋画全集》又重新回到中国。
 
  “如果没有国家出版基金的资助,《宋画全集》这么快能够收录到分布在全球100余家机构与个人手中的大量宋画并编辑出版,几乎是不可能的。”浙江大学出版社总编辑袁亚春说。
 
  据介绍,《宋画全集》出版后,获得第二届中国出版政府奖图书奖,还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美国国会图书馆等120余家海外机构收藏。在《宋画全集》的带动和鼓舞下,浙江大学出版社再接再厉,继续推出了《元画全集》《明画全集》。
 
  在前不久举办的“国家出版基金十周年成果展”上,亮相的重大出版工程成果还有:新中国成立以来规模最大、影响最深远的古籍整理出版工程“点校本‘二十四史’及《清史稿》修订工程”;习近平总书记致信祝贺并给予高度评价的原创文化精品工程《大辞海》;由31家出版单位共同承担、全球发行的《大中华文库(多语种对照版)》;还有中华书局出版的403册《海外中医珍善本古籍丛刊》,收录了散佚海外的珍善本中医古籍427种;百余位学者8年修订而成的《辞源》第三版等。
 
 学术精品层出不穷
 
  “中国学术出版正随着国家出版基金等政策的积极支持发生着深刻的转型。”谈及国家出版基金给学术出版带来的变化,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原副总裁韩建民如是说。他认为,国家出版基金治标又治本,一方面解决了出版单位的资金问题,另一方面对规范学术出版、提升学术出版质量更是功不可没。
 
  韩建民回忆说,学术出版从20世纪80年代的出书难,到90年代的补贴出版、自费出版,再到21世纪以来的鼓励原创、有限扶持,直到2007年国家出版基金设立,积极鼓励和扶持具有较高学术水平,对学科建设和社会发展有推动作用的原创性学术精品出版,中国的学术出版才真正显露出高品质、原创性、成规模、规范化等诸多特点。
 
  国家出版基金项目“大飞机出版工程”是韩建民任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社长时主抓的一项出版工程。当时,上海交大社抓住大飞机公司落户上海、大飞机专项研制工作启动的机会,发挥上海交大的理工科优势,主动策划了“大飞机出版工程”。2009年年底,在国家出版基金的资助下,首批图书出版后,立即受到各方面专业人士高度赞誉。
 
  如今,“大飞机出版工程”已经做到了第七辑,也引起国际学术界的关注,英文版版权输出海外。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从“大飞机”项目起步,后来还策划出“东京审判出版工程”“海洋强国出版工程”等一系列代表我国学术水平的国家出版基金项目。
 
  提到上海交通大学,还有一个教授跟国家出版基金也很有缘分。他就是上海交通大学创新设计中心主任周武忠教授,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周武忠的著作《中国花文化史》喜获中华优秀出版物奖图书奖和国际大奖班克奖。而《中国花文化史》是2015年度国家出版基金资助的项目,在这本书的前言中,周武忠写道:“能够获得国家出版基金资助,对我个人来说事小,可对于中国花文化事业来说,则影响深远。”
 
  中国花文化源远流长,但此前还没有一本集花文化研究、教育和普及的专门史出版。周武忠经过20多年的资料积累、调研和思考,按照专门史的框架撰写完成了《中国花文化史》学术专著。深圳海天出版社拿到书稿后成功申请到了下一年度的国家出版基金资助。有了资助,社长亲自组织全社最优质的资源和编辑投入到本书的编辑出版上。当这本16开本精装、75万字全彩色印刷的图书出版后,因其代表着中国在该领域最新最全也是最权威的学术著作,立即在出版界和学术界引起反响,获得各种奖项也是实至名归。
 
  自国家出版基金设立以来,科学出版社共承担了23个出版项目,都是展现国家科研水平和学术成果的学术著作。其中,《纳米科学与技术》由白春礼院士主编,是世界上纳米研究领域学术水平最高、系统性最强的出版项目。中国科技出版传媒集团总裁林鹏认为,科学出版社这些年来品牌影响不断提升,正是得益于国家出版基金10年来的持续支持。首先,出版基金提高了著名科学家群体组织编纂高水平学术著作的积极性,使得他们的最新学术成果得以及时出版;其次,出版基金解决了学术出版机构的资金困境,激励出版机构提高出版质量,提升出版品牌;再次,高水平学术著作出版,也推动了中国科技出版走出去。
 
  医药卫生出版是出版行业较为特殊的领域,出版物的质量关系人民的健康安危。人民卫生出版社总编辑杜贤介绍,国家出版基金项目现在已成为衡量该社核心竞争力的重要指标之一,他们结合基金项目成果,出台了原创精品力作的评判标准,形成人卫模式的规范、标准和质量评估体系,开发出更多医药卫生领域的原创高水平学术著作和专业骨干书,这些精品力作在国际国内,在学术领域、文化领域、产业界都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从以上多家出版社掌门人的说法可以看出,国家出版基金在推出原创学术精品、加强基础性研究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正是在国家出版基金的资助下,一批代表当前科研水平和学术水平的精品项目快速出版,一些具有重要价值、濒临消失的文化遗产得到及时抢救并整理出版。
 
  出版行业水平提升
 
  国家出版基金从设立之日起,秉承“着力打造代表国家水平的优秀出版项目”的宗旨,“重点资助原创性、思想性、学术性较强并具有重要社会价值、文化价值、科学价值和出版价值的项目”。相比有形的资金资助,国家出版基金所代表的国家意志和国家水准,更成为我国出版行业的一个重要风向标。不仅提升了出版社管理水平和编辑专业素质,更在无形中带动了整个出版行业发生很大变化。
 
  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周绚隆盛赞国家出版基金的顶层设计好。他说,和别的基金相比,明显能感到国家出版基金管理严格、制度规范,从项目的评审立项、进度监控、财务管理到结项验收,都有整套严密的程序和制度要求。这些年和国家出版基金合作,无论是他个人还是人民文学出版社,都收获颇丰。
 
  周绚隆坦言,人民文学出版社刚开始几年对出版基金重视不够,申报情况不太理想。直到第四年才开始有全盘规划,此后每年都有项目入选。去年申报的2018年度的4个项目更是全部通过。在他看来,国家出版基金有一整套严格的制度,对项目管理提出很高要求,让出版社丝毫不敢怠慢。而正是通过从申报到完成项目的过程,让出版社积累了经验,锻炼了编辑能力和团队合作精神,也检验了出版社的管理能力。比如,过去人民文学出版社在财务管理方面合同意识较为淡薄,而出版基金要求项目经费专款专用,所有支出要有合同依据。这样一来,通过实施基金项目,不仅把社里签订合同这个环节规范起来,也促进社里其他规章制度的完善。周绚隆认为,国家出版基金管理,对提升规模较小出版社的管理能力和水准,效果会更明显。
 
  浙江大学出版社共有11个项目(含2个联合出版项目)获得资助。袁亚春表示,国家出版基金因为要求高、难度大,所以完成国家出版基金项目的过程已逐渐成为我们提高编辑综合能力、相关部门协作能力以及锻炼队伍的极好机会。更重要的是,国家出版基金规划管理办公室所建立的一套严格的专项资金管理使用制度和办法,要求对专项资金实行单独核算,做到专款专用,包括使用原则、范围、标准、程序等都作出明确而严格的规定,并在实施中跟踪监督,确保执行。这非常有助于规范出版社的内部管理特别是资金管理,也提升了出版社服务国家、服务社会的能力。在他看来,这才是国家出版基金的真正价值。
 
  在刚刚公布的第四届中国出版政府奖中,化学工业出版社荣获先进出版单位奖。总编辑潘正安告诉记者,这已经是化工出版社第四次获此殊荣。全国几百家出版社,一家出版社能获得四连冠,是非常难得的。回望化学工业出版社这10多年的发展历程,从一家主要面向化工行业的专业出版社发展成现在的综合性科技大社,国家出版基金所起的作用功不可没。
 
  潘正安说,国家出版基金的设立,改善了精品原创图书的出版环境,也给化工出版社走健康发展之路提供了有利政策环境。化工出版社抓住了这个机会,研究并利用国家出版基金的政策,有计划地把国家出版基金项目策划和社里三大优势出版业务板块联系起来通盘考虑。优势出版业务板块往往编辑力量强,与高水平学者专家联系紧密,能为申报国家出版基金提供较多高质量选题资源,而出版基金项目又反过来提高了优势专业的品牌影响力,形成了良性互动。
 
  潘正安还透露了化工出版社近两年申报成功率百分之百的奥秘。他介绍,受到国家出版基金启发,化工出版社在本社也设立了出版基金,对那些社会效益好,而经济效益难以保障的学术著作和重点原创图书给予补贴。这样做既鼓励了编辑部门挖掘重大原创项目的积极性,也为国家出版基金项目提供了更多符合申报条件的优秀选题,每年社里申报国家出版基金项目时,可选的好项目很多,可以优中选优申报。项目结项时国家出版基金规划管理办公室要组织专家进行最后验收,化工出版社的基金项目大多会获得高分,也证明了化工出版社百分之百的项目申报通过率不是虚名。
 
  国家出版基金对出版行业的影响还在培养编辑人才方面效果明显。10年来,在项目申报和出版过程中,一批又一批的年轻编辑的能力得到锻炼,为出版业可持续发展增添了新鲜活力。
 
  周绚隆说,前些年一些出版社更热衷于出版“短平快”的东西,许多有价值的大项目被束之高阁。长此以往,对出版人才成长极为不利,会导致人才断档。国家出版基金设立以后,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很多青年编辑,正是通过参与出版基金项目《中国诗歌编年史》《杜甫全集校注》等,得以接触到大项目,开阔了视野,专业素养、编辑经验、统筹能力都迅速得到提升,逐步成长为社里的栋梁之材。从这个意义上讲,国家出版基金作用功在千秋。
 
  杜贤认为,编辑强则社强,人卫社培养编辑人才的一个重要手段就是激励编辑积极申报国家出版基金,对申报成功,顺利结项的项目,将在编辑职称晋升和岗位晋级上作为重要参考指标。这些年的实践证明,通过参与国家出版基金项目,编辑的专业素养和基本功进步很明显,业务能力和项目管理水平也有了很大提升,对形成人卫社特有的传帮带人才培养体系发挥了作用。
 
  在记者的采访中,来自不同单位的采访对象发出了共同心声:衷心希望国家出版基金在下一个10年能够取得更大发展,为出版业的进一步高质量发展,推进文化强国建设作出更大贡献!
分享到:
 
更多精彩热图
监督电话:010-84939199 投稿专用邮箱:1832202989@qq.com| 技术支持:京成慧通
外事联络部:010-63958480 业务招聘合作部:010-63956822 网络管理申请维护部:010-63959910
Copyright 2016-2017 中国文化产业新闻联合会 版权所有 总部: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内大街091号
主管单位:文化部、中宣部、工信部、国新办  主办单位:中国文化产业新闻媒体联合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京ICP备16009839号-3 京公安网备:11010602130029号 访问量:238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