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新闻播报全国总会、中国文化产业播报、中国文化产业播报网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人物风采 >

美卿,将慈善视为第二人生的女企业家

来源:扬子晚报   作者:叶梅   点击量:   更新时间:2016-08-21

    翟美卿,广东香江集团总裁,同时也是一位充满爱意的慈善家。“办好实业,回报社会”这八个字是她真实的人生写照,她不仅创办了一家卓越的企业,还为这个时代、这个国家贡献了物质与精神双重财富。


  “妈妈,我要当老板”

  美卿学习成绩特别好,在班上不是排第一就是排第二,这让许多同学都羡慕不已。

  “1979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珠三角突然之间热气腾腾,一股强劲的改革之风吹拂着神州大地,生性活跃的她虽然坐在教室里,但也感到了南国那一阵阵扑面而来的热浪。

  美卿,这个本来就一脑子幻想的广州姑娘,有一天突然对爸妈说:“我不想读书了,我要去做生意。”

  爸妈大吃一惊:“你这么小做什么生意?”

  美卿歪着脑袋说:“我要去当个体户。”

  爸妈听了很生气。他们在体制内的单位里循规蹈矩干了大半辈子,觉得只有在国营单位才是踏实可靠的,才是一份正经工作。当然,最期盼的还是儿女能考上大学,有更大的出息。可爸爸语重心长、痛心疾首,却没能让美卿安心留在课桌前。

  爸妈只好退后一步,托人为美卿在广州华侨宾馆找了份工作。

  在华侨宾馆工作的那几年,只要一下班她就飞快地跑了,连家也不急着回。好多次,人们都以为这姑娘在谈恋爱。其实她是去了几个从小就在一起的同学家里。那几个以前在学校没有念好书,出来全做了小老板,美卿有空就去他们家玩,听这家人聊天,什么东西好卖,去哪里采购,怎么定价,美卿听了三年,等于上了三年的市场经济课。三年下来,她将做生意的门路摸得一清二楚。

  但百闻不如一见,百说不如一练。美卿先是去高第街一个女同学的摊位操练,同学的全家都在那边卖服装,美卿就在旁边帮她。

  同学说:“我看你来我这里,跟我一块儿干吧。”美卿摇头。同学哪里知道,美卿在这些同学家里听了三年,练了三年,摩拳擦掌多时,现在准备自个儿干了。美卿告诉同学,她已经在广州火车站那边租下了一个摊位。同学很吃惊:“就你自己干?”美卿说:“是啊,我先不卖别的,就卖牛仔裤。”

  每个月的摊位费就要一千多块钱,是她小半年的工资。一开始,她没跟爸妈说,怕他们担心,但不久还是被爸妈知道了。爸爸沉默着,锁紧了眉头,妈妈急得嘴上生泡,说:“美卿啊,你是上班的人啊,怎么去摆摊呢?”

  美卿说:“妈妈,我要当老板。”

  广州姑娘闯京城

  1985年,翟美卿果断地辞掉了华侨宾馆的铁饭碗,她一身轻松地拉着妈妈坐上了火车,到北京去!刚刚21岁的年轻姑娘,断定自己的梦想一定是广阔的,她要睁大眼睛,看看世界到底有多精彩!

  在她练摊的几年间,陆续认识了一些做生意的朋友,她发现其中好几位后来做起了贸易公司,热腾腾的中国南方,一批批弄潮儿扑向商海。

  翟美卿有自己的主意,在给香港亲戚采购顺德家具期间,了解到他们将广东的沙发、床垫拉到北京销售,这让她心中一动。他们还都是香港人呢,都敢闯北京,我一个广州人有什么不敢去的?这回拉着妈妈去北京,她就是想弄明白,从顺德拉到北京的家具,都去往何处?什么人在卖?又是什么人在买?

  原来,香港亲戚把她采购的家具拉到北京以后,先是租了一个仓库放着,然后在军事博物馆旁的文化宫租了一个摊位,参加那里的展销会。传统深厚的广东家具,在京城显出一派富贵气象,美卿同许多驻足观看的人站在一起,心里兴奋得怦怦直跳。美卿对妈妈说:“我想自己进家具,拉到北京来,租个地方卖。”

  北京街头,母女俩争执起来。

  跟妈妈一番讨论过后,她坚持要单枪匹马租门面,在京城做生意。功夫不负苦心人,就在长安街东这一带她寻访到一家小店。这家老板和美卿说好,他提供门面,给美卿的家具展销,不要租金,但赚了钱,两家对半分。

  这很是不错呀。

  美卿一算账,她可不像人家一掏几十万进货,利用这几年在顺德的熟厂家,她是看好一款只买一件,精打细算,摆满门面就行,也就是一万多的本钱。家具不久就从广东运了过来,随着春节的到来,顾客络绎不绝。广东家具、顺德沙发大受欢迎,买的买,订的订,小小展销会红红火火,拉来的样板家具全都卖了出去,收款将近20万!

  真是一炮打响、马到成功!

  可还没来得及高兴,原本枯眉燥眼的门店老板见赚了钱,立刻就变了脸,使出了一个损招。展销会结束,美卿来分成,老板说好啊!收的现金留给我,剩下的家具你全拿走好了。

  现金都是老板雇的人收的,只听他的话。美卿说:“咱们不是说好,赚的钱两家对半分吗?”老板说:“我免费让你做了展销,没要你一分钱租金,现金还不应该给我?那些家具你拿到别处去卖好了,不也是钱吗?”

  美卿傻了,所谓剩下的家具,都是些坏了一条腿或是破了块皮的家具沙发,也就是说,她忙乎多日只得到一些没人要的家具。

  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更何况,美卿别说不是强龙,就连一条小鱼都算不上,只是个游来游去的小虾米罢了,她怎么抗得过这个头和脖子一般粗的男人呢?只能打碎牙齿往肚里吞。三万块钱,她的全部家当,从银行里取出来背水一战,现在不仅没赚钱,还大大地缩水。这如何向家里人交代?

  她顶着刺骨的北风,回到住处,整夜睡不着觉。思前想后,美卿的心里渐渐也平静下来,后半夜她好好睡了一觉,第二天清早起床时,果然脑子里蹦出一个主意。

  她想起了一个人。

  输的是钱,积累的是财富

  美卿想到的是在广州认识的一位推销员。那次和几个朋友吃夜宵,有人就介绍起一位曾在北京干过推销的张生,说他在北京卖床垫,都是进的大商场,卖得挺不错,其中有一个商场叫国华商场……

  美卿当时就留了意,这会儿想,能不能找到张生帮忙代销这些家具?可上哪儿找?她想起张生提到的国华商场,当天就找去了。问到卖家具的楼层,细声细气地打听谁是主管,是殷师傅。美卿就又找到那位殷师傅,殷师傅五六十岁的样子,上下看看美卿,问啥事。

  美卿操着一口广东普通话,说我是从广州来的,我有一位老乡说他的床垫在这里好卖,我来看一下。没承想殷师傅一听是广州来的,立刻有了兴趣,说:“我正想找张生呢,你来得正好。”

  美卿一惊,心想坏了,张生莫非欠了人家的债?我可跟他没有钱的来往。这话还没出口,却听殷师傅说:“张生的货脱销了,你看看,他们就是不运来,好几个月没往这里发货,他这人是怎么做事的?”

  原来是这样!美卿一听机会来了,连忙说:“我有啊,我刚好有。”

  殷师傅说:“是吗?”

  说来也巧,剩下的那批货中正好有一些床垫,正发愁不知往哪儿放呢。当下跟殷师傅谈好价,立马找辆三轮车就给他拉过来了,一辆三轮车最多拉7张床垫,一天工夫就卖完了。殷师傅兴致勃勃地说:“你去广州帮我拿这个货来卖,一车皮我都要。”

  一车皮220张,美卿拿出小时候就很厉害的计算本领,飞快地算了一下,按殷师傅在国华商场定的卖价,一张床垫她能赚50块钱,一个车皮的床垫就能赚一万多块钱,这还是除去费用的净利润。赶紧给哥哥打电话,让他们帮忙订货。

  这下总算有救了!

  可还有最头疼的事。展销剩下的家具,最初被那个不讲信义的小老板扔到了马路边上。

  她试着跟商场的殷师傅说:“我还有些缺胳膊少腿的柜子桌子,我打算给它修好了,您这儿能不能帮我卖一卖呢?”

  厚道的殷师傅听美卿说了那批家具的事情,也不由得骂那小老板太不仁义,说:“行,我来找人替你修修看。”不久,放在学校仓库的破损家具经过修补,全都搬到国华商场里卖掉了,亏下的那笔钱全都收回到账上。

  这个春天桃花盛开,长安街上好风景,美卿一路顺风,继续新的梦想:一个国华商场每星期就能卖一车皮床垫,北京城里有无数个商场,如果能联系到100个,不就能挣到现在的100倍吗?

  一般人听来会觉得异想天开,刚刚把原来投进去的钱挣回来,还没揣热就又拿出来冒险,万一失败岂不是鸡飞蛋打?但是美卿不这样想,她认为即使输了,也是赢的。因为输的是钱,积累的是财富!

  她就是用这种心态开始了她在北京新的拓展,一手拿着北京地图,一手拿着电话本,挨个查询家具店,挨个把电话打过去,跳上公共汽车,一家家找上门去。

  那是一段让人永生难忘的经历,尝够了冷言冷语冷板凳。

  那一两年在北京敲门推销的经历,影响到她的一生。她不止一次对儿女讲述这段故事,说把我有棱有角的性格几乎磨得七七八八,后来我的脾气可好了,人家会说,怎么遇到天大的事,你好像都没什么关系?一脸平静?因为那个时候都受惯了,学会了笑对人生。

  好比炼钢,在熔炉化成铁水,再放到冰水里淬火,才能成为好钢。她就是这么淬过来的。

  从小商人到大商人

  1990年12月25日,美卿和丈夫刘志强在深圳宝安的金海马家具城正式开张了。

  金海马在宝安风生水起,供不应求,无数消费者从很远的地方赶到宝安来买家具,这种情况让美卿和志强不由得想到,为什么不能在深圳其他地方再开一家金海马呢?

  若干年后,由翟美卿担任总裁的香江集团旗下的香江家居落户沈阳,百度搜索里有这样的词条:“香江家居——沈阳店斥资近6亿元,是由沈阳香江好天地房地产有限公司开发兴建的超大型国际商业中心,也是香江集团精心打造的集购物、休闲、娱乐于一体的商业航母旗舰店。

  接下来,金海马迅速地再一次延伸,从附近的惠州、广州,径直闯进了上海,在素来排斥外省人的上海滩,创下了3个月连开4家商场的纪录,一时间被上海人惊呼为“金海马旋风”。

  让人瞠目结舌的“金海马旋风”接着刮到了风景秀丽的江南水乡,无锡、苏州这些精致的城市里也有了广东家具。金海马跨省经营,喜报频传,利润飙升,从每个月10万、30万到300万、五六百万,一年下来居然达到了6000万。

  美卿夫妇一下子成为了千万富翁、亿万富翁。

  这一年,翟美卿正好30岁。

  办好实业,回报社会

  美卿开始每天都写日记,记的不是流水账,而更多的是自己的一些思绪,她思考,她与志强兴办的事业将往何处去?人活在世上拼搏的意义?未来的目标? “我再赚钱的目的是为了什么?难道人生就为了过上好日子吗?其实,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只有短短几十年,空手而来空手而去。人生最大的意义应该在于为社会留下什么……

  “帮助需要帮助的人,这是我再创造财富的动力……我想用自己的智慧、才能,创造更多的财富,再去帮助更多的人。对我来说,这样的人生才真正有意义。我的公益事业才刚刚开始!”

  她对丈夫说:“志强,我想,慈善应该是我们的第二人生。”

  刘志强并无惊异。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妻子这样说了。妻子跟妇联、工商联配合捐建小学,他十分赞同。而且,在全国所有开办金海马的地方,他都会主动找机会修路搭桥,参加公益捐赠活动。

  他说:“我也在考虑这些事,将来给孩子留下什么?想来想去,钱这个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留给后人最大的财富不是钱,而是我们怎样打拼出来的力量,如何为社会做好事的习惯。你说是吧?”

  美卿兴致勃勃地说:“好哇,我们要给香江集团的未来有一个定位。”

  丈夫领着香江团队在全国各地开发“光彩项目”的同时,翟美卿一边管理庞大的集团内务,一边凿挖着慈善的甜水井,她捐建的学校,由一所到十所、一百所、二百所、三百所……从广东的清远、英德、陆河、东源等山区到广西百色,云南丽江和泸沽湖,四川盐源,贵州织金,江西高安,河南邓州,山东聊城、菏泽、临朐,吉林莲花泡、西藏那曲……千百个陌生的不同地区不同民族的孩子,感受到了来自南国的温暖,美卿将她亲手开掘的甘甜之水,浇灌给了那些干渴的小苗。

  她认为,慈善不光是捐钱捐物,更重要的是心中要有爱。

  俗话说,“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她意识到,要想帮助贫困地区脱贫,根本问题还是在于提高人的素质,经济和教育是贫困地区腾飞的两只翅膀,她和志强正好各自有所侧重。

  自1990年代中期开始,她把对教育的捐助纳入了香江集团的工作计划,同时参与了全国希望工程和春蕾计划,设立了“中国少年儿童专项基金”、“刘翟美卿专项基金”等多项对教育的扶持项目。到后来,每次捐建的学校不是一所,而是一次就是上百所,图书馆也是一次就上百座。

  至2000年,美卿已经捐助了两万多名失学青少年。媒体寻踪而来,追着要采访她,美卿说得很简短:“因为贫穷而不能读书,对孩子而言是可悲的事情,我想要帮助他们。我还要在全国建几百所学校,我要尽我的所能让更多的穷孩子都读上书,让失学的孩子都能重返课堂。”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更多精彩热图
监督电话:010-84939199 投稿专用邮箱:1832202989@qq.com| 技术支持:京成慧通
Copyright 2016-2017 中国文化产业新闻媒体联合会 版权所有 总部: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内大街091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京ICP备16009839号-3 京公安网备:11010602130029号 访问量:238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