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新闻播报全国总会、中国文化产业播报、中国文化产业播报网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娱产业 >

中国电影人须肩负起“文化引领”的重任

来源:中国网   作者:不祥   点击量:   更新时间:2018-03-01
    春节期间,国内电影市场一片欣欣向荣,《唐人街探案2》、《红海行动》、《捉妖记2》等国产电影集体爆发,市场甚至出现了4天40亿、6天57亿现象,让近两年倍受压力的“圈内人”长长地吁了口气,认为国产电影扬眉吐气的日子到了。然而,有这样一位电影人,虽然他也为国产电影取得的好成绩高兴,但高兴之余却依然有淡淡的惆怅萦绕在心头。在他看来,今年春节档的爆发实属是“合家欢”电影市场的爆发而非国产电影的爆发,虽然电影产业的发展离不开市场,但就国产电影而言,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进口大片当道国产电影任重道远
 
    走进北京电影学院副校长孙立军的办公室,记者一时以为自己进错了门,在这间大约只有10平方米的房间里,到处都堆满了文件和书籍,墙上还贴着他自己创作的各式漫画作品,当他终于完成被催了多次的手稿坐下来时,那拥挤的沙发使平日里健硕强壮的他瞬间变得矮小了许多。
 
    “春节档国产电影的爆发是个好事,最起码印证了中国电影还是有很大潜力可挖的。但是我们也不要忘记刚刚过去的2017年,整体市场数据并不容我们盲目乐观。”孙立军开门见山且一针见血地说。
 
    的确,2017对于中国电影人来讲是个喜忧参半的日子,喜的是整个电影市场突破550亿大关,全年票房达到559亿元,较2016年又实现了两位数的增长;忧的是在这559亿的票房中,有近48%是被进口片拿走,且主要是被好莱坞20几部电影拿走的,对比我国每年年产量近千部的票房总额,市场繁荣的背后总是有让人唏嘘的理由。
 
    “事实上对于上面这种现象我一直都心存忧虑,因为这不是刚刚出现的问题,而是十几年来一直都存在的问题。”孙立军说,“中国市场这么大,且我们的票房马上就要超过美国,因此对于这个市场我并不担心,我担心的恰恰是559亿票房背后的问题。作为业界,特别是作为以学术见长的高校,我对这个数字感到忧心忡忡。”
 
    他说,“在我们自己的市场里,我们近1000部电影只占到一半的份额,而美国却只有数十部而已,这样的一个量级对比值得我们骄傲吗?况且,与美国相比我们就是一个单级的概念,我们的电影无法影响到美国人而美国人在向我们的下一代输送他们的价值观,如果长此以往,当我们的市场达到6000亿的时候,我们牺牲掉的不仅仅是一个产业,更多的将是精神层面的损失,这意味着我们培养了一代又一代哈美的消费群体,长此以往,那我想这跟文化殖民有什么区别?这是我所忧虑的也是我们必须警醒的,很多人认为我是个“愤青”,事实上我并不是一个狭隘的民族主义者,我只是希望从国家利益出发,希望我们的市场真正的是为我们自己而不是为少数人服务而已。”
 
    在孙立军看来,当前我们的文化作品存在“有高原缺高峰”现象,不尊重版权且多囿于模仿的“软骨病”占了很大的比例,缺乏有深度的文化创新作品。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有着厚重的历史和五千年文明,却面对着只有短短几百年历史的美国电影毫无还手之力。在这一点上,同样是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的印度,其很多经验值得我国学习和借鉴。在那里,美国的电影票房还不足它票房总额的15%。
 
    “所以说美丽的票房背后,我们一定要看见它的问题所在,无论付出多大代价我们都应该去改变它,去建立起属于我们自己的一个阵地来。北京电影学院作为一个培育高端人才的院校,如果说我们的市场、我们的环境、我们的未来都让给了美国或者其他一些国家,那我们培养的这些学生走向社会的时候,无非就是给这些国家做加工、做代工,那国家提倡的文化复兴、文化自信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又如何能够传递出去?这其实是涉及文化性和文化传承的问题。”孙立军的神态愈发严肃。
 
    做好文化引领探索中国特色文化市场迫在眉睫
 
    2017年,一部印度进口电影《摔跤吧爸爸》引发国内口碑效应,在毫无宣发的情况下,票房直奔10亿人民币。人们难以想象,这是邻国那个第三世界国家拍出的电影,相似的生活背景和相近的价值观让我们有些观众疑惑——为什么我们国家拍不出这么好看的正能量电影?
 
    孙立军表示:“并不是我们的导演拍不出这样的电影,我相信《摔跤吧爸爸》无论从故事结构还是题材类型上在中国大地上都比比皆是,我们有那么多有梦想的小人物,有那么多追求一辈子就做一件事具有工匠精神的英雄人物,但为什么我们没有拍出这样的好电影来?是人的问题还是市场的问题?我想两方面都有,但市场的因素更大些。”
 
    实际上自改革开放初期,以电影为代表的文化产业改革是滞后的,直至上世纪90年代末才真正进入市场化,而在近10年左右的空档期中,出现了很多非市场因素造成的问题,如垄断、盗版等。在这种环境下应该说真正的中国电影市场化没有建立起来,以至于后来出现了诸多如票补、幽灵场、明星高片酬、虚假宣传以及过度营销等被资本绑架现象。而同时带来的问题不止这些,还有创作人员的不淡定,少了一种环境氛围,再也没有了卧薪尝胆和面壁十年,人们都在以最快的速度“追名逐利”,加之大城市和贫困地区的差距越来越大,实际上之前国家提出的社会主义特色的主流价值观在电影产业并没有真正体现。
 
    “这就造成了两张皮现象,”孙立军谈到,“一方面是盲目地以好莱坞大片、日美动漫为主流的文化商品、文化产品在中国大地上扮演着重要角色;另一方面我们只有很少一部分人在这种浮躁的环境下,命题作文似的创作着所谓的主旋律作品,因为不是有感而发,所以很难创作出真正能够打动人心的作品。事实上精神食粮的作用有时候会改变一个人的一生,特别是对未成年人而言,我记得小的时候看《小兵张嘎》,看完以后热血沸腾,想象自己变成了嘎子那样的英雄。看完《少林寺》以后,走出电影院阳光非常刺眼,然后觉得自己就是里面李连杰的那个角色,感觉男性的力量都被激发起来了。”
 
    因此,在孙立军看来,国家强调文化引领是非常重要的,要多出一些像《战狼2》、《红海行动》甚至《摔跤吧爸爸》这样的主旋律电影。当前我们的市场还是个被动式的市场,需要有相关部门的市场监管、市场培育与市场引领,需要建立有社会主义特色的文化市场环境。现在有些人排斥主旋律的作品,好像一说主旋律就意味着零票房,意味着假大空,那我们是否应该思考一下了:一方面是国家投入了大量的人、财、物,拍出了很多正能量的主旋律作品,另一方面当把这些作品投入市场的时候,市场的反馈是排斥的,有人甚至拿美国的主旋律电影来做比较,认为中国的主旋律不入流,美国的主旋律才是主流价值观,那这个问题不是很严重?这样的话,一方面我们浪费着纳税人的钱,另外一方面我们在培育着西方价值观,如果未来我们的年轻一代人人以西方价值观为圭臬,那不是文化殖民又是什么?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做好文化引领,探索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文化市场规律都具有现实意义。
 
    对于如何做到文化引领,孙立军表示,“那就是要拍出有温度的作品来,这是我们的行动指南,我们需要面对着祖国大地,面对着14亿的人民,而不仅仅是北上广一线城市的观众。我们不能拒绝竞争,但我们可以建立起自己的防火墙、自己的阵地,使我们真正有温度的作品早日多起来。
 
    在这中间,我们一定要冷静的看到中国到底需要什么,中国在北上广深等特大城市当中,确实需要有美国式的、好莱坞式的这种大投资的影片去丰富业余生活,但是在那些二三线城市甚至欠发达地区,也同样需要有温度的电影去服务他们,特别是贫困地区的孩子们,他们也有享受优秀文化的权力,因此我们应该从每个人的孩提时代就开始做好规划,有针对性地拍出适合不同成长阶段的电影,让观众自小透过电影认知这个社会和世界。在这里,电影人和电影教育者必须肩负起社会责任来,面向不同阶层创作出更多好的文化作品来,这样才能够使我们未来的电影市场,不至于一直这么忧虑下去。
 
    培养高品格人才好的作品需要用情怀阐释
 
    “以当前来看,好莱坞可以一年挑出几十部精品电影拿出来占领我们的市场,但我们呢,我们出几部可以,出几十部精品是做不到的,我们缺乏这样的人才。”身为世界第三大电影学院——北京电影学院的副校长,孙立军深刻意识到教育对这个产业的影响,他认为艺术院校的学生虽然比普通高校更注重技术和实践,但艺术的内涵是最重要的,如何培养出技术出众、综合素质高超的艺术人才,对未来的中国电影产业发展至关重要。
 
    孙立军谈到:“我们的艺术院校在培养电影、游戏、动漫、新媒体等方面人才时,更多地是注重技术层面的教育,但在我看来,技术只是一个方面,要做出好电影必须要有一颗柔软的心,要对社会有担当,好的电影一定是内容为王。身为教育工作者,我们更应该首先从精神层面、思想层面出发,培养学生树立正确的价值观,鼓励他们在走向社会后,为梦想而战,为弘扬中国精神、弘扬中华传统文化而战,而不仅仅是为了一份职业,为挣多少钱而战。要在思想上有这样的一个认知。目前我们全国的艺术类院在校生大大小小的心理问题占到了近三成,比如自私、比较自负、不懂得合作、对未来和创作更强调自我、小我等,这些问题都要引起教育工作者的重视,它需要我们的高校领导乃至授课老师,在人生观、事业观、价值观等方面给予学生全方位的引导,使学生特别本科生,有一个健全的人格,走向社会后,能够用自己的专业、特长去服务这个社会。”
 
    正是源于对中国电影产业深层次的担忧,孙立军无时无刻都在践行着一个电影工作者的责任,他不仅在教学上严格要求青年教师和学生,还身先士卒带领老师同学们搞创作、参与社会实践。这些年来,身为享受国务院专家津贴的动漫专家,他在教学之余参与创作了十几部弘扬社会正能量、寓教于乐的动漫电影,言传身教给青年教师和学生,怎样才能做出真正有意义的作品,怎样才算服务大众。
 
    2014年女儿正好十八岁,由于孙立军平时工作比较忙,陪伴她的时间很少,当时他就想,女儿十八岁也要成年了,未来她能不能成长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是否懂得真善美、懂得尊重他人?这是孙立军所忧虑的,因此他就想趁着女儿十八岁成人礼的时候送给她一个礼物。
 
    “这个礼物就是用十八天的时间,在夏季最热的时候,带着女儿从北京骑自行车骑到上海,让女儿学会锻炼自己,学会吃苦耐劳。”
 
    而在这个过程中,一个收废品小老板的举动让他今后的路更为贴近大众。
 
    孙立军回忆道:“那天,当我停下来休息准备给这个废品站小老板的孩子放映动画片的时候,他一开始还不相信,直到看到我把投影仪支好以后,那个老板才对自己的女儿说了句话:“去,进屋让你妈妈给你洗澡,穿上干净衣服再出来看。”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对我而言却是振聋发聩,我站在原地,内心感受到了莫大的震撼,有什么比这样的褒奖更值得骄傲呢?就算是获得了奥斯卡奖,就算票房几十亿,有几个导演的作品能够超过我所获得的尊重?”
 
    “这使我终生难忘。但同时,我内心又很难过,我看到祖国大地上,有些地方依然是垃圾成片、污水蔓延,有些儿童依然在为看上一场电影而兴奋地几天睡不着觉,那是我们960万平方公里中的一部分,如果那一年没有机会走入乡村、走进大地,可能对我的触动感就没那么大,所以从那一年起我就确定了我的公益之路。”
 
    于是自那年起,每年的暑假孙立军都不间断地拿出一些时间来做公益,通过举办一些长跑和骑车运动,为贫困地区的儿童送去物资、建造电影院、放映国产优秀的电影与动画电影等,并带动身边的青年教师和学生一起参与到公益事业中去。
 
    “我常常告诫自己,要牢记自己是谁,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我们强调为人民服务,人民是什么?是14亿人还是北上广这几千万人?从这个角度上讲,我就说,我不仅仅是要做我引以为豪的动画事业,也不仅仅要做我热爱的长跑运动,我更要将这种公益活动持续做下去,让那些生活条件艰苦的人,他们的精神不再贫困。”孙立军表示。
分享到:
 
更多精彩热图
监督电话:010-84939199 投稿专用邮箱:1832202989@qq.com| 技术支持:京成慧通
外事联络部:010-63958480 业务招聘合作部:010-63956822 网络管理申请维护部:010-63959910
Copyright 2016-2017 中国文化产业新闻联合会 版权所有 总部: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内大街091号
主管单位:文化部、中宣部、工信部、国新办  主办单位:中国文化产业新闻媒体联合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京ICP备16009839号-3 京公安网备:11010602130029号 访问量:238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