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产业新闻媒体联合会唯一官网/全球第一中文门户/合作热线:400-160-8611转02/04.

国内唱片公司集体呼吁:从行业发展角度期盼两项权利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作者:邹韧   点击量:   更新时间:2018-04-12
    音乐是人类社会抒发情感的最直接的表达方式之一,它贯穿于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也因此与生活息息相关。曾几何时,每当有一首好听的歌曲出现,大家就会跑到音像店买唱片听。但随着网络的兴起,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在网络上听音乐,不再买唱片,这也造成不少唱片公司入不敷出,纷纷倒闭,而依然存在的唱片公司也早已失去了往日的辉煌。
 
    去年年底,国务院法制办对《著作权法(修订草案送审稿修改稿)》在小范围内进行了定向征求意见,今年著作权法修订已经纳入到全国人大修法计划中,这让音乐产业从业者甚是期待,也让唱片公司经营者看到了希望。近日,包括太合音乐集团、北京鸟人艺术、正大音乐、竹书文化、二十一东方艺术、华谊音乐、看见音乐等在内的国内唱片公司齐聚一堂,就著作权法修订中与音乐产业发展至关重要的广播权和公开表演权问题进行了深入的讨论。
 
    目前录音制作者权项严重缺失
 
    据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总干事邹建华介绍,早在2006年,就有众多的音乐制作公司、行业协会、政协委员、法律专家和教授通过呼吁书、政协提案、研讨会等形式呼吁修改现行著作权法,希望赋予录音制作者广播权和公开表演权。历经10多年的据理力争,原因只有一个:广播权和公开表演权是录音制作者本应享有的权利。
 
    音乐从业者之所以提出这两项权利是有依据的。据相关法律专家介绍,在国际上,早在1961年通过的《保护表演者、录音制品制作者与广播组织公约》和1996年通过的《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表演和录音制品条约》均确认了录音制作者的公开表演权和广播权。世界上具有著作权保护制度的147个国家和地区均通过立法赋予了录音制作者对其录音制品享有广播权和公开表演权。音乐的真正价值在其他国家已经得到了认可,在我国也应如此。
 
    “广播权和公开表演权应当是录音制作者应有的权利,目前录音制作者权项严重缺失,导致投入和收益严重倒挂,立法机关需要考虑立法的公平性,才能促进产业的持续健康发展。”北京鸟人艺术推广有限公司董事长周亚平表示,现行著作权法赋予录音制作者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但随着网络的发展,唱片业已经没落了,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对于录音制作者而言几乎没任何作用。那么就目前音乐产业现状仅依靠信息网络传播权一项权利,录音制作者根本无法很好地生存,更别说发展壮大音乐产业了。
 
    唱片公司从业者一致认为,没有录音制作者的辛勤劳动就不会有音乐产业的存在。在我国,词曲作者是拥有广播权和公开表演权的。而作为音乐产业链中重要一环的录音制作者,也应该享有应有的权利和报酬。
 
    一首歌曲的诞生要付出诸多创造性劳动
 
    “音乐作品(指词曲)是无法被消费的,只有经过录音制作者投入巨资,组织编曲、演奏、演唱者及录音混音各个环节的创造性劳动,方能制作出精彩动人的录音制品,音乐作品才能被欣赏和传播,而同一首歌曲被不同的录音制作者制作出来后,是有着完全不同的艺术效果的,因此录音制作者是音乐产业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更是关系到音乐产业发展的关键因素。”周亚平深有感触地谈道。
 
    周亚平提出,由于我国现行著作权法一直未保护录音制作者理应享有的这两项权利,当广电组织以及机场、饭店、酒吧等商家在利用录音制品提高其收视率、收听率和吸引客户并增加营业收入时,却不向创作这些录音制品的制作者支付一分一毫的使用费,这是不公平的,既与市场经济公平原则相背离,也与民法公平原则相背离。其实,录音制作者获得广播权和公开表演权不仅会极大地促进我国录音制品原创内容的创作、出版和传播,也可以让广播组织获得更多、更优质的节目源并从中获益。
 
    对此,太合音乐集团副总裁刘鑫也认为,录音制作者享有什么权利,对于内容的创作具有导向作用。由于录音制作者不享有广播权和公开表演权,导致适合在广播电台、电视台播放的弘扬社会主旋律的音乐以及适合在酒店、商场播放的具有艺术格调的音乐无法得到市场回报,因而缺乏持续投资和制作的热情,日渐衰微。这也是为什么近年来市场充斥了大量格调不高的网络歌曲的原因之一。“我们希望赋予录音制作者广播权和公开表演权,是希望能给予产业正确的市场引导,鼓励市场创作反映社会先进文化的精品。”刘鑫表示。
 
    反对向录音制作者付费的观点过于偏颇
 
    随着著作权法第三次修订调研工作正式启动,在2012年12月28日,国家版权局向国务院法制办提交的第三稿《著作权法(修订草案送审稿)》中,赋予了录音制作者广播权和公开表演获酬权。到了2017年年底,国务院法制办对《著作权法(修订草案送审稿修改稿)》进行小范围定向征求意见,其中的第四十五条中赋予了录音制作者广播权的获酬权,但未赋予录音制作者公开表演权。
 
    就在录音制作者争取广播权迎来曙光之际,来自广电行业和广电协会的一些反对声音比较强烈,最近更是在讨论《著作权法(修订草案送审稿修改稿)》中涉及广电行业的几个问题时,提出了“反对向录音制作者付费”的观点,对此,国内唱片公司一致认为,这一观点过于偏颇。
 
    国内唱片公司一致认为,尽管我国广播电台、电视台是党和政府的喉舌,承担着重要的宣传任务,但是这并不能成为电台、电视台不承担法律义务的托词,更何况我国广播电台、电视台早已是市场化的运营主体,并且广播组织已经开始为词曲作者支付了广播权的使用费。根据普华永道提供的数据,2013年中国广播电台、电视台产值达80亿美元,排名世界前5位,而中国本土音乐产业产值只有6500万美元,在全世界仅仅排第21位,因此广播电视行业完全有能力向录音制作者支付这一费用。
 
    正因如此,国内唱片业再次呼吁:立法部门应立足公平原则,真正平衡各方利益,让录音制作者在制作的音乐被使用时,能得到合理回报。唯有如此,中国音乐市场才能健康长足发展,才有更多的优秀音乐走出去,提升中国文化的影响力。
分享到:
 
更多精彩热图
监督电话:010-84939199 投稿专用邮箱:1832202989@qq.com| 技术支持:京成慧通
外事联络部:010-63958480 业务招聘合作部:010-63956822 网络管理申请维护部:010-63959910
Copyright 2016-2017 中国文化产业新闻联合会 版权所有 总部: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内大街091号
主管单位:文化部、中宣部、工信部、国新办  主办单位:中国文化产业新闻媒体联合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京ICP备16009839号-3 京公安网备:11010602130029号 访问量:238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