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产业新闻媒体联合会唯一官网/全球第一中文门户/合作热线:400-160-8611转16/18.

2018漫画产业急刹车:欠薪故事未完 商业闭环亟待形成

来源:财经网   作者:不详   点击量:   更新时间:2018-12-30
    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
 
  原标题:2018漫画产业急刹车:欠薪故事未完待续 商业闭环亟待形成
 
  作者:淳和
 
  资本助推之下的网络漫画产业,泡沫已经显现。
 
  2015年以来,网络漫画平台迅速崛起。作者收入提高、作品数量激增、更新速度翻倍等一片繁荣景象背后,免费模式无法填补内容生产成本,作品质量参差不齐、IP转化率低、变现链条长等种种问题也浮出水面。
 
  大小平台目前或开始转付费阅读不再“供养”作者、或“腰斩”作品降低内容成本。在这一场押注流量和IP的生死局中,手持资本者趋于冷静,平台方不出局则“断臂求生”,而上游内容生产者无疑是产业链中最被动的群体。
 
  “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
 
  今年8月,知音动漫漫画家、微博博主@千秋叶漫画曝光国内知名漫画平台大角虫今年以来拖欠数十位作者稿费高达四百万,随后引发了大量漫画作者对多家平台、公司拖欠稿费的声讨。
 
  一位不愿具名的漫画工作室负责人告诉财经网,“大规模欠薪被曝光已经过去四个月了,大角虫方面没有和我们做过任何正面联系,也没有任何回复,更没有付我们一分稿费。被拖欠稿费的作者群中不少人已经在走法律程序,但进展比较慢,所以至今还在胶着状态,要等打官司的最终结果可能还需要几个月。”
 
  目前大角虫平台依旧在正常运营,但官博更新已停滞一个月。据悉,很多作者因拿不到稿费,目前已经和大角虫终止了合作关系。而部分作者发现在合作终止后,其过往上线作品已被大角虫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转为了付费阅读,这部分收入作者依旧没有拿到。显然,在这一轮漫画平台资金危机之中,供给端作者们的权益已被优先“排除”。
 
  前述负责人告诉财经网,“漫画版权仍然属于作者,合同协议中是将作品授权给了大角虫,包括在平台连载、影视化改编、广播剧、周边等等,你能想到的授权基本都被平台全部拿走。大角虫从年初就开始拖欠稿费,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的更新也没有按照合同规定支付作者稿费,但因为大角虫目前仍没有停止使用我们的作品,其他平台考虑到授权纠纷也不会接受我们作品的转投。”
 
  “目前现状是,大部分被欠薪的作者,作品仍然被大角虫使用,但既拿不回近一年应得的稿酬,也不能拿回授权,也不能将作品转投其他平台,很多工作室自行垫付作者稿酬也难以为继。目前很多人走法律程序,并不完全是为了稿费,也是希望通过法律途径,看是否能够收回作品的授权。”
 
  “大角虫本身就是一个过度补贴、刷数据的公司,行业里道德最差不为过,后面已经融不到钱了。”创新工场运营副总裁谢维对财经网表示。
 
  类似的欠薪事件不止一起,另一位漫画作者阿貂则是被上海铭初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拖欠稿费,事实上因为铭初资金链断裂,该公司对接漫画作者的编辑目前也已被开除。“稿费感觉已经拿不到了,但是应该让更多人知道这个事情。毕业之后全职画漫画,给腾讯、漫画岛等很多平台供稿,但其实个人漫画师的现状真的很没有保障,平台拖欠稿费的问题一直都存在,只是最近一年更甚。”
 
  免费阅读模式下,平台按页或条计算支付作者稿费,漫画作者只需尽力提高更新频率,生存状态和收入看似都得到了极大保障。但事实上,作为绝大多数作者的主要收入来源,稿费在整个网络漫画产业链收入中占比很小。与此同时,能够通过IP授权、出版单行本、推出衍生品等高溢价产生收入的作品为数极少,即使走到IP转化阶段,平台方往往在收入和分成上占有主动权,作为上游内容生产方的作者往往处于行业最底端,亏损是常态。
 
  鲸准研究院分析报告显示,根据IP的买断形式及名气,价格差别大,整体来说一个IP的价格在数百万级别。版权方在工作室还是平台方手中,主要根据双方之间签订的授权方式而定,独家授权版权方在平台方手中,最后流水分成为5-10个点,且为内容方和平台方按比例分,开发发行及渠道才是拿去了流水的大部分。
 
  以一部漫改游戏流水分配为例,版权方分成在流水的5-10个点,研发企业分成为15-20个点,而发行和分发渠道则占据了流水的70-75个点。
 
图来自鲸准研究院图来自鲸准研究院
  “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这在行业里太正常了。大多数作品根本走不到IP化这一步,拿了稿费就到顶了。即使你的手里握着高价值IP去谈,价格也有限,你恨不得一话20万的稿费,但跟影视剧、跟游戏的利润比起来还是太小了。”漫画从业十余年、目前已出版多部作品的漫画家刘成文对财经网表示。
 
  “行业洗牌时对个人作者和小工作室的冲击肯定是最大的,被欠薪是一方面,还有一些版权被平台签走的处境更难。”
 
  “抢着石头过河,最后肯定有人要掉到水里”
 
  鲸准洞见显示,漫画领域的相关创业公司共有310家,其中平台型创业公司65家,内容型创业公司173家。从公司成立时间上来看,漫画创业公司集中在14、15、16三年间成立,达163家,占总数的53%,资本的关注,推动了漫画领域创业高潮的兴起。
 
  数据显示,2016年完成工商信息变更的动漫行业投资事件有108起,相比之下2010至2015年,六年来动漫行业投资事件也只有136起。2017年动漫行业融资事件依旧超过百起。其中漫画行业共有30家企业顺利获得了资本的投资,总融资额将近20亿人民币。漫画行业作为IP内容源头的概念在资本端得到了充分响应。
 
  过往三年间,钱和人都迅速集中在了漫画行业,最先而来的就是漫画作者薪酬的暴增。
 
  刘成文告诉财经网,“2008年我画杂志连载的时候稿费大概在80一页,这在当时是不低的。而现在是150一格,注意只是画一格,更新一个条漫最起码也要20格以上,相当于更新一条漫画至少是3000元以上的稿费。”
 
  另一位漫画从业者对财经网表示,一流作者画面完成度非常高,是可以拿到120-150元一格的稿费,对于大多数普通水准的个人作者虽然达不到这么高,但也涨到了平均1500元一条的水平,工作室则一般在2000元一条。
 
  而据此前相关媒体报道,2018年国内主要漫画平台共有漫画作品超5万部,其中腾讯占比最大达2万部,有妖气位居第二,平台覆盖作品近1.5万部,时下最火的快看漫画目前大概有2000部漫画作品。
 
  免费阅读时代亮眼的流量数据背后,沉重的内容生产成本像座大山压在了各个平台身上,这也为近半年频繁爆出的欠薪事件埋下了隐患。稿费之外,还有作品数量激增和更新频率的翻倍。
 
  “以前漫画人的作品能否被刊登既要有实力还要有运气,经常有(稿子)画的很棒但因为杂志版面被搁置,但网络漫画时代没有这个困扰,整个门槛也变得非常低,因为现在先走量,再从这么大的池子里挑能发展的IP和好作品去收费,然后就有大量质量堪忧的作品在凑页数。”刘成文表示,“也真的只有网络平台才能养得起这些作者和作品。”
 
  除了扩大作者团队和作品数量,拿了融资的平台必须将未来押注在目前已签作品的IP潜力之上,但现实情况是作品池不断扩容,后期商业化却受阻,因为漫画IP转化率没有明显提升。
 
  据悉,去年国内共上线66个非少儿向国产动画番剧IP,其中腾讯动漫主导的项目仅有6个。而快看漫画今年则上线了《快把我哥带走》1个漫改项目。大角虫此前曾宣布将启动《困病之笼》、《迷域行者》、《星梦偶像计划》等作品的动画开发、网剧开发,但目前为止仅有一部《迷域行者》顺利动画化。具体折算下来,漫画平台一年内能够成功漫改的IP化率低于千分之一,且还是尚未剔除续作IP的结果。
 
  “现实情况是漫画本身赚不了什么钱,主要靠动画和真人改编,哪怕最后做不出来,先立项也容易拉来投资。目前大部分工作室在作品企划阶段,就要往真人化和动画化这一部分做设定,剧情上也尽量方便真人化,什么都要看数据。”刘成文提到,“从作者的角度看,这样做出来的作品就是多样性很差,因为你恨不得看10部漫画都感觉差不多。”
 
  一位接近杭州翻翻动漫的人士对财经网表示,“大家没真的关注漫画应该怎么做,就是不断的‘画饼’,投资人觉得收不回(成本)就跟着一起画,然后立项越来越多,差不多的作品就要动画立项、有热度的小说就要改编,但最后真正落地的作品屈指可数,只有‘饼’越画越大。”
 
  大部分平台急于融资缓解资金压力,巨头也免不了“断臂求生”。
 
  10月30日据虎嗅APP微博消息,腾讯动漫因内部调整,所有预算全部锁死,稿费要隔年一月才能开启支付,未来三个月将面临“断粮”。第二天,腾讯动漫官博发布回应,“停止支付作者稿酬”为误传,但将成立新的“平台与内容事业群”,把部分作品转入付费,由用户和市场来决定作品发展。
 
  一位长期供稿腾讯的作者对财经网表示,“调整之后一个作品腾讯只养你15话,之后转付费,作者月入多少全要随缘了。开始的时候大家步子迈得都特别大,但现在连腾讯都要放缓。”
 
  12月12日,B站宣布收购网易漫画主要资产,其中包括App、网站、部分漫画版权及其相关使用权益。据《财经》杂志此前报道,在超越巨头无望的情况下,对于网易而言较为鸡肋且烧钱的网易漫画业务,如果能够达成与B站这样强关联的平台方的联姻也许是一个三赢的结局。
 
  内容成本难以收回,作品质量参差不齐又无法完全转付费模式回流资金,IP转化遇阻且变现链条长,资本狂欢之下,我国漫画产业尚未形成完整的商业闭环。
 
  据艾瑞咨询2017年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近年来我国动漫产业一直处于高速发展时期。此前的2010-2015 年,复合增长率近20%。虽然2015 年之后动漫行业产值增速预计将略有放缓,但仍然将保持10%以上的较高年增长,截至2017年年底,我国动漫产业产值达到1500亿元,互联网漫画用户规模已经突破一亿人的规模。但同时报告中也指出,这个数字与我国总人口基数相比仍不足7%。同时,用户群体发展不均衡也凸显市场发展还并不完善,在我国的互联网漫画用户中,24岁以下的学生党占比超8成,由此带来“消费时间、消费能力受限”。
 
  对比日美等成熟漫画产业国家此问题显得更加突出,根据此前日本经济产业省统计,日本民众中动漫爱好者占比达到87%,消费群体涵盖了所有年龄段,反之推动了日本漫画内容的多样性、全年龄段发展。
 
  受众基础之外,漫画出版流程的完善也是产业发展关键,主要分为“以漫画家创作”为核心的出版模式,和“以编辑部为核心”的出版方式,二者区别主要在于作品构思和主导人的不同。漫画工作室占据主流,分工合作,文字作者提供故事或脚本、画手构思绘画、助手负责联系漫画刊登出版和宣传推广等事宜、此外还有职业经理人负责日常生产和经营全过程。成熟的工作室体制和漫画出版、再贩流程间的高效对接,既推进了漫画产业的发展,同时也为后期影视作品衍生等方面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另外一点区别在于,传统漫画出版、付费阅读模式既可以收回内容成本,而漫画市场对作品的购买热度也充当了动漫项目论证的角色,可以筛选出适合衍生的作品。近几年我国网络漫画的免费阅读模式很大程度上培养了大批漫画受众,提高了社会对漫画的接受程度,但上述提到的内容成本、质量、多样性、衍生开发周期长等问题,显然不能单纯依靠投资解决。
 
  据统计,2018年上半年整个动漫产业融资事件在40起左右,预计全年动漫产业的投融资事件会减少至100起之内,截止8月,漫画行业的融资也仅有10起左右,事实上资本也已趋于冷静。
 
  “总的来看还是发展的过快了,用户基础、作者群体、产业链上下游开发能力等等还不足以匹配数据量的增长需求。以前是摸着石头过河积累经验,现在所有人蜂拥而至抢着石头过河,最终肯定由人会掉进水里。”刘成文表示。
 
  而在投资人看来,“漫画平台这个领域,目前腾讯动漫一家独大,快看漫画已经D轮,市场格局已经比较清晰。加上之前的有妖气、小明太极等这些或成功或半成功的平台,无论是vc,还是漫画的供给端作者,还是用户,都已经被洗过一遍了。”
 
  谢维还提到,“所以现在做漫画平台其实难度比较大,好的漫画IP转手游成功率低,转影视成功率较高,但这种转化盈利链条长,赚钱速度慢,且需要较强的资金实力、漫画强品牌、以及强操盘能力作为前提,目前大多平台并不具备以上完整的能力。”
 
  “付费阅读才是漫画企业最基础的商业模式”
 
  漫画产业尚有众多问题待解决完善,但洗牌过后或会迎来新的机遇。
 
  “最直观的感受是网络漫画的阅读体验和便利性更好,而条漫也的确是适应大多数人阅读习惯的。但是平台漫画太追求更新速度了,看十本过去似乎都差不多,很多作品缺乏细节和逻辑性,往往是企划和脚本阶段就不完整。”漫画爱好者、UI设计师雏青对财经网表示,“为好的作品付费没有问题,这和买票看电影、买会员看剧是一样的。另一方面网络漫画的阅读成本相比于传统漫画时代已经低了太多。”
 
  而刘成文认为,未来进入付费阅读时代也是行业走向良性发展的转变。“网络漫画时代给了作者太多便利,但这个行业得门槛不会一直放低,很多趁着热潮进来得作者以为平台就是留着奶和蜜得应许之地,忽略了内容本身的创作和价值,是本末倒置。当作品整体质量提高、真人化改编作品走向饱和的时候,动画的环境就好起来了,这样就可以反之再尝试更多样性的漫画。”
 
  “从作者的角度来看,社会和受众对漫画的接受度,是衡量行业发展进步与否的标准,也代表这个行业是有活力的,这个大环境,比十几年前好太多。”
 
  在谢维看来,“必须承认的是,目前的市场环境较难给一个新的漫画平台成长的时间和空间,但并非没有机会。有两种情况可以考虑,例如有足够强的批量的、优质的低成本内容供给端,或者出现新的技术驱动让产品形态或载体有巨大变化。”
 
  国宏嘉信资本冯晖翔在其此前文章中提到,读者对于优质的内容天然具有付费的意愿,因此付费阅读才应该是漫画企业最基础的商业模式,也是一种更为直观地检验IP价值的方式。在现有的稿费以及授权模式下,内容被平台买断,优质内容与糟粕内容的收入差距并不大,对于用心做内容的企业来说其实并不公平,惟有付费阅读方能解决这一矛盾
 
  在现有产业背景下,内容从前端到后端的变现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而目前漫画行业正处于类似网络文学在2010年左右行业爆发的前夜。
分享到:
 
更多精彩热图
监督电话:010-57116665 投稿专用邮箱:1832202989@qq.com| 技术支持:京成慧通
外事联络部:010-57116665 业务招聘合作部:010-57116665 网络管理申请维护部:010-57116665
Copyright 2019-2020 中国文化产业新闻媒体联合会 版权所有 总部: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内大街091号
主管单位:文化部、中宣部、工信部、国新办  主办单位:中国文化产业新闻媒体联合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京ICP备16009839号-3 京公安网备:11010602130029号 访问量:838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