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产业新闻媒体联合会唯一官网/全球第一中文门户/合作热线:400-160-8611转16/18.

2018:网络思维成就时代文化

来源:搜狐   作者:安仁   点击量:   更新时间:2018-12-31
    过去的一年是有趣的,经久不衰的诺贝尔文学奖在这一年宣布暂停,国内文坛却上演着常青神话;过去的一年也是多彩的,网络文化衍生出新玩法,“短视频爆发元年”给这一年增添光彩;过去的一年更是回归的一年,网络文化逐渐趋于理性,一些火了一时的平台呈现疲态,宣示着这个时代的商业文化并不是唯快是尊、唯新不破,一些东西还需回归网络本身,回归当代文化的思维逻辑中才行。
 
常青树与网络时代
 
    因丑闻,瑞典学院于5月宣布今年不会颁发诺贝尔文学奖,但是一群瑞典文化人士聚在一起,宣布将以自己的方式颁发奖项,以此作为对丑闻的抗议。于是,100多名瑞典作家、演员、记者和其他文化人士组成新学院,他们的声明掷地有声:“我们建立这个新学院是为了提醒人们,文学和文化总体上应该是促进民主、透明化、同理心和尊重的,而非特权、偏见、傲慢或性别歧视。”一语道出了全人类对一切文化形态的认知和诉求。
 
    同样,这一年的国内文坛,新现象与新理念并生。
 
    8月,时隔数年的鲁迅文学奖揭晓,以表彰过去四年来的优秀创作。在34位获奖作家学者中,既有新面孔出现,也仍有著名的老作家冯骥才、阿来等人。
 
     何止是鲁迅文学奖,年尾,在2018收获文学排行榜榜单中,文学常青树们依旧创作如潮。长篇小说榜单中,王安忆《考工记》、贾平凹《山本》入选;中篇小说榜由迟子建《候鸟的勇敢》领衔;短篇榜上,莫言新作《等待摩西》有名。
 
   引人关注的是,上世纪50、60年代出生的文坛常青树们,不断创造新的“喷涌”。因此,在《收获》论坛上,多位评论家提出“文学书写老化,青春气息缺失”的问题。评论家何平感到当下文学史中的青春气息较弱,他说,改革开放40年中,前20年基本是作家在30岁左右创作的作品进入文学史,但是后20年,仍然是在上世纪80年代成名的那批作家的作品进入文学史。评论家王春林提出疑问,“是文学史书写者年龄构成过于老化、审美观念过于陈旧,还是年轻一代作家的写作思想、艺术成熟度不够,达不到进入文学史的标准和高度?”评论家岳雯也表示,“今天不少青年人写作的基本质地和基本写作方向,仍然是在呼应1980年代的问题”。
 
    在评论界,突破时代的诉求愈加强烈。突破的方式和思路,却需要有当下的方式和思维。岳雯进一步说,从社会学意义上讲,完全不同的时代已经开启,不管从人工智能还是从生物学角度,一个新时代的大背景已向我们打开。“这代人应该有能力和决心,重新向时代敞开,让新的元素进入,让构建未来式样的东西进入,这个时代值得我们对文学有更多期待。”
 
    不论愿意与否,作为新的产业革命和社会变革的重要推动力,互联网文化对一个时代的影响是全方位的,文学创作、传播与评论,也应遵循时代规律。评论家李伟长说:“《收获》可以做无人操作的榜单,人工榜单和智能榜单放在一块,文学生态更完整。”
 
    文化形态多样性的今天,已经不能按照上世纪的标准和取向评论创作。每个时代都有各自的文化形态,都值得被肯定。在网络文学与网络文化热闹非凡的当代,“爬格子”“码铅字”的传统文学依旧由常青树们支撑,或许是时候放弃成见,可以用网络思维来考量传统的文化形态了。
 
短视频爆发元年
 
    人们对互联网的态度,已不再如以往,只作为媒介的补充,把传统内容生生“挂”到网上。新一代年轻人是互联网的“原住民”,他们需要的,就是在网络空间内,构建起自己的生活。
 
    不得不承认,当今的网络技术与时下正在进行的产业革命,一定程度上,影响着文学的创作与传播,也在刺激着多种文化形态的产生。
 
    随着移动终端普及和网络提速,刺激产生的诸多网络文化形态中,相较于以往的文字、图片和长视频,短视频更为直观、贴近需求,以短平快的大流量传播内容逐渐获得各大平台、粉丝和资本青睐。同样地,它也令用户更加“透明化”,唤起“同理心”。从去年快手的火爆,到今年抖音的风靡,一时间,短视频市场风口再起。2018年成为短视频行业集中蓄力爆发的一年。
 
    于是,坊间有声音指出,2018年是“短视频爆发元年”。
 
    当前,短视频平台根据其内容指向,可分为资讯类、工具类、社交类几种。梨视频是资讯类短视频平台的代表,它专注于资讯分享;工具类短视频的代表是美拍,作为美图秀秀旗下的短视频拍摄应用,它可以将整段的视频拍摄成MV特效;社交类的代表就是抖音与快手。在这一轮爆发式增长中,抖音成为一匹创业黑马。抖音是拍摄音乐短视频的工具,并借此打造成为娱乐社交平台。快手从最初用来制作、分享GIF图片的平台发展为功能更丰富的短视频平台,让用户用最快速的方式记录生活中的有趣瞬间。
 
    在针对短视频用户的调查中发现,仅在2018年5月,短视频用户日均使用时长已经长达87分钟,甚至已经远远超过了综合视频和视频直播。
 
    诸多平台火爆的另一面,是网络巨头BAT的缺席。如今,抖音、快手的爆红,让BAT不得不重新审视短视频背后的市场力量。
 
    上半年,在腾讯的战略布局和重点扶持下,腾讯通过旗下重要资源为其短视频平台“微视”的壮大铺路,数十亿元补贴和微信的先天优势,都成为其竞争力的重要组成;百度在年初就上线了一款名为Nani小视频的短视频软件,另外,百度推出百科知识短视频平台“秒懂视频”;阿里在短视频方面的布局偏向电商,试图通过短视频进一步完善用户的购物体验,刺激消费。
 
    在国内移动互联网发展历程中,三大巨头可能曾有迟到现象,但绝对不会缺席。2018年以来呈现爆发式增长的短视频领域,又将掀起一次创业企业与网络巨头之间的拉锯、博弈或兼并战争,战争的背后,呼唤着原生的互联网文化,愈加透明,愈加尊重用户的声音和选择。
 
回归互联网思维
 
    一个时代,最典型的文化形态,应是这一时代的典型载体,承载着这个时代的代表内容。时下,网络商业模式,是这个时代社会文化的典型代表。
 
    在过去一年,一些曾火爆一时的网路平台,好似走到了穷途末路。互联网时代,可以让一个企业、甚至一个行业在几个月时间内爆发增长,迅速积累流量与资本,完成工业时代企业数十年的任务。也能让人快速疯狂,甚至快速被用户与资本抛弃。
 
    一年前红得发紫的共享单车与共享汽车,就面临着这种困局。
 
    2018年尾,ofo的退款风波人尽皆知。行业寒冬之下,摩拜与美团合作,小蓝投靠滴滴,ofo还在选择坚持自己的道路,而今,运营成本居高不下,产品与服务无法跟进,用户体验下降直接导致集中退款的发生。
 
    在被声讨的浪潮中,最能与ofo创始人戴威感同身受的,或许是途歌创始人王利峰。12月中下旬,用户纷纷前往途歌公司总部讨要押金。截至12月20日,按照途歌工作人员给出的每天退15个用户的承诺,退押金的队列已经排到明年3月。业界有人计算过,按照这种速度退款,所有用户全部退款可能需要200年。共享单车的倒闭潮,共享汽车也没有躲过。
 
    短期不能盈利似乎已经成为目前中国共享汽车的业内共识,诸多共享汽车运营企业都曾经在公开场合多次表示,共享汽车是一个资产非常重的行业,暂时不考虑盈利问题,短期内也无法盈利。
 
    途歌穷途末路,ofo走入困境,人们不禁发问,当初的“共享经济”怎么了?
 
    这几家平台衰落的原因是众多的。但一些创始之初的弊端仍未得到解决却是事实。从一开始,这些打着“共享”口号的平台企业,就在经营着分时短时租赁的业务,与“分享经济”存在着一定概念差距。其爆发式经营的背后,“蹭”“分享经济”概念的炒作与资本的助推不可或缺。快速增长的狂欢之中,产品、服务与社会责任却始终难以改善:共享单车与汽车随意乱停,严重影响了交通秩序;难骑、难开、损坏率高的弊端也始终没能有效改善。甚至带着这样一身“疾病”,就妄图涉足国际市场,并以此当做国内宣传的噱头。失去“透明化”与“同理心”,甚至失去对用户与社会规则的“尊重”,演变为资本与市场垄断下的特权、偏见与傲慢。
 
    社会、公众、用户、舆论对热点的态度,也同资本一样,你不给他们用嘴表态、用手投票的权利,他们就会用脚表达自己的观点。今后,靠蹭概念,靠快资本,恐将愈发困难。竞争,归根结底还是看产品和服务。
 
    可喜的是,《电子商务法》实施在即,依托互联网平台发展起来的商业模式,将受到严格有效的管理。以往跑马圈地,野蛮生长的空间被逐渐压缩。
 
    回归产品和服务本身,也需回归互联网本身,摒弃掉野蛮生长的思维,用网络的思维方式做当下的事情,或许才是这个时代最好的“打开方式”。
分享到:
 
更多精彩热图
监督电话:010-57116665 投稿专用邮箱:1832202989@qq.com| 技术支持:京成慧通
外事联络部:010-57116665 业务招聘合作部:010-57116665 网络管理申请维护部:010-57116665
Copyright 2019-2020 中国文化产业新闻媒体联合会 版权所有 总部: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内大街091号
主管单位:文化部、中宣部、工信部、国新办  主办单位:中国文化产业新闻媒体联合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京ICP备16009839号-3 京公安网备:11010602130029号 访问量:838439